兄长也说了此事唯有被他人知晓

分享到:
“兄长实在是误会小弟了…………”司马懿双手一摊,很随然得说道,弟区区一文人,手无缚鸡之力,如此又能做得什么?”
 
    “又能做得什么?哼!”司马朗冷笑一声,凝神望了其弟良久,闭目怅然说道,“仲达,我乃你大兄,长兄如父!你对为兄尚不实言?如此为之实叫为兄…………为兄…………唉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兄长莫要如此!”司马懿皱皱眉,摆摆手,犹豫说道,“也罢!小弟自是无话不可说与兄长,窃不知兄长欲问何事?”
 
    “为兄不问他事,唯有一件事不得不问!”望着其弟司马懿,司马朗地低声喝道,“陛下可是…………可是被你害死?”司马朗也是在试探性的问着…………
 
    司马懿闻言哂笑一声,耸耸肩膀,不置与否,显然司马懿也觉得自己的大哥,自己不需要瞒着,司马朗不会出卖自己,也不会害自己,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大哥,司马懿也了解司马朗,绝对没有什么终于汉室的,所以司马懿也是不惧,自己要发达,还需要有司马朗给的机会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你!”司马朗只觉额头顿凉,竟是被惊出一头冷汗,眼神复杂,望着司马懿面色青白交加,手哆哆嗦嗦的举起来,人谁能够想到,自己最为喜爱的二弟,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司马家虽然世代为官的世家,但是始终也是在中等晃荡,谁不愿意振兴自己的世家,司马懿无论是智慧和心计都是被家族寄予厚望的…………
 
 第一百三十五章
 
    “兄长莫不是要手刃小弟,为陛下报仇?”望着其兄司马朗的面色,司马懿哂笑道。
 
    “你!你…………诶…………”司马朗本是无比的愤怒,但是看着司马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根本就不把自己的话往心里去,司马朗甚感疲惫,闭上双目重重叹了口气方才说道“仲达,你可知此事一旦被他人知晓,天下之大,亦无我司马家存生之所,你竟然如此糊涂!”
 
    “呵呵…………”相比之下,司马懿面上却是无一丝担忧,轻笑说道,“兄长也说了,此事唯有被他人知晓,我司马家才有祸事,那么…………不叫他人知晓不就好了么?”
 
    “唔?你说什么!”司马朗猛得睁开双目,望着其弟司马懿一脸的淡然,心中却也松了口气,暗思片刻,方才说道,“事已至此,为兄说什么也晚了,你所行甚是大逆不道,但是,你乃我弟,乃家族之中所看重之人,为何行事如此…………如此…………唉…………此事为兄且当不知,日后也休要提起!”
 
    “多谢兄长!”司马懿显然是吃定司马朗不会不顾兄弟之情的,司马家虽然世受皇恩,但是司马家可不是对大汉愚忠的人,只要能为家族得到利益,就会被家族看重,终点培养之下,也就生成了司马懿这样人,虽然司马家不算是什么大世家,但是世家之风犹在,大汉动乱了这么多年,这样的石头也就会愈演愈烈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唉…………”望着一脸淡然的司马懿,其弟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劝告记在心中…………心中微微一叹,随即忽然想起一事,皱眉说道,“如今天子归天,赵公刘和早就称帝之心,北方元杰有事不愿意与天下诸侯争锋,南方曹操已经成为天下公敌,仲达你欲何往?”
 
    “自是等待一鸣惊天!”司马懿微微一笑。
 
    “怕不是这般简单吧!”司马朗嘲讽一句,随即叹息道,“也罢!你心中所想,为兄且不过问,你乃是家族之中,重用之人,一切由你自己斟酌,切莫辱没了我司马家的名声!”
 
    司马懿摇摇头,面上露出几分心中一惊,谁不愿意家族振兴,无论在哪个时代,家族的阵型往往都要比个人的生死重要,而司马家就是这样,特备是司马家这样的世家,最为希望自己的家族崛起,司马朗听了司马懿的话,心里很是激动,司马懿害死的天子?司马朗已经抛在了脑后,无论是谁当天子,只要自己的家族能够阵型,谁是天子不行,要是自己家当了皇帝那才好呢!

欢迎转载线上现金牛牛-网上现金牛牛-现金牛牛886655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线上现金牛牛-网上现金牛牛-现金牛牛886655 » 兄长也说了此事唯有被他人知晓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