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眼神也已经涣散

分享到:
   杨逸看了珍妮一眼,就知道珍妮可能没救了。
 
    珍妮身上看不出什么伤口来,但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,眼神也已经涣散。
 
    听到凯特的呼喊,珍妮的眼睛微微有了些神采,她的手动了动,被凯特一把抓住之后,珍妮用微弱而经常中断的声音道:“艾格托尼公司的情报……有人出卖我们……快跑……孩子……快逃。”
 
    杨逸急声道:“内鬼是谁?凯特,打电话叫救护车!”
 
    看到已经死了的约翰.琼斯,凯特要急着叫救护车,看到还活着的珍妮,她却只是流泪听母亲在说什么而忘了打电话叫救护车。
 
    果然还是慌了,果然还是太稚嫩啊。
 
    珍妮还是断断续续的道:“我觉得是内鬼……不知道是谁,他问我情报在哪里,我把一切都说了,但他还是折磨我,要杀我们,一定要杀我们,快跑,凯特,快逃啊。”
 
    珍妮的眼神恢复了些神采,凯特已经在打电话了,她哭喊着正在报地址。
 
    珍妮无法抬头,但她的眼睛看向了凯特,杨逸不知道哪来的力气,一把拽住了站着的凯特并把她拽到了珍妮的眼前。
 
    珍妮看着凯特,眼神里满是绝望和恐惧,略微抬高了些声音,平缓且顺利了很多的急切道:“凯特,我们犯了大错,他折磨了我很久,问我情报卖个了谁,艾格托尼公司,是艾格托尼公司背后的金主,有人窃取了这个情报并卖了出去,但这情报不是我们卖的,他是专业杀手,你们必须逃走,我的钱,我的钱在柜子里,密码是你的生日,快逃,凯特,快逃……”
 
 第二十一章 暴力
 
    珍妮的眼中迅速失去了神采,她也死了。
 
    凯特有些崩溃了,她悲痛欲绝,握着母亲的手只是流泪,却一动不动,也没有哭出声来。
 
    杨逸肚子挨得那一下挺重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感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有越来越重的感觉。
 
    杨逸费力的推了凯特一把,龇牙咧嘴的道:“去拿上你母亲说的东西,我们走!”
 
    凯特无神的眼睛看向了杨逸,极是愕然的道:“走?”
 
    杨逸有些愤怒,急声道:“你是不是不能理解快逃的意思?白痴!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,警察很快就来,杀手也很快就会来,现在重要的是保住我们的命。”
 
    凯特站了起来,但她还是茫然的看着已经不动的母亲。
 
    杨逸叹了口气,咬着牙道:“扶着我,去拿东西,去卧室里看看,快!”
 
    在杨逸命令的语气下,凯特扶住了杨逸,两人进到了珍妮的卧室里。
 
    到了卧室,杨逸就可以确定了,珍妮是在这里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折磨,之所以珍妮会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是因为杀手要用她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好方便下手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有凯特的话,杀手就要得逞了,杨逸虽然有枪也确实开了一枪,但他没能阻止杀手,还好凯特的战斗力很高,否则他就要死了。
 
    不,是已经死了。
 
    床上有几片血迹,但没什么翻动的痕迹,旁边还扔着珍妮的手机。
 
    杨逸拿起了珍妮的手机,打开看了看,上面有十几个未接来电,除了凯特打的电话,还有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 
    “这个号码是谁的?”
 
    “卡迪普尔。”
 
    “好的,拿上你母亲说的东西,我们走,快一点!动作快!快!”
 
    杨逸厉声吼了起来,他把珍妮的手机放在了自己的兜里。
 
    凯特终于打开了一个暗格,拿出了一张银行卡,然后杨逸立刻喘着粗气道:“我们快走,离开这里,扶着我点,我的肚子好疼!”
 
    凯特扶着杨逸,两人出了房门,外面没有人,虽然有枪声,但一个出来查看的人都没有。
 
    杨逸将枪塞进了衣服里,急声道:“下去,打电话给卡迪普尔,快一点。”
 
    凯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她的母亲,杨逸拉了她一把,低声道:“会有人来的,我们快走。”
 
    两个人下了楼,上了凯特的车,这期间没有遇到任何袭击,当把杨逸扶上了车之后,凯特才低声道:“你打中那个杀手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点了点头,喘息着道:“是的,我打中他了,但他只是受了伤,而且还不严重,我好像打在了他的腰上。”
 
    开枪的时候,杨逸的反应已经算极快了,他是下意识间猛然扣动的扳机,虽然那个杀手就在他的跟前,几乎就是面对面的距离,却还是能够打歪,这让杨逸非常非常的自责和后怕。
 
    扣动扳机需要的力气比杨逸想象中大了很多,而且他记忆里自己的手枪所指的方向也根本没有摆正,但他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就扣动了扳机。
 
    一直以来,杨逸都是个很聪明的人,如果把他看作是个天才也无不可,而杨逸自己就是这么认为的。
 
    聪明人有聪明人的弱点,那就是聪明人通常会比较骄傲,杨逸觉得什么事情都能用头脑解决,不需要用到什么暴力,打打杀杀的事情交给别人就好,而他只需要做好一个指挥者的角色就好。
 
    这是杨逸长久以来的思维方式和习惯,而且最近他看约翰.琼斯也就是这么做的。
 
    可是今天,现实给杨逸上了一课。
 
    暴力无法解决问题,但暴力能够解决你。
 
    任你天资绝艳又如何,一个脑子空空的杀手只需一根钢索就能干掉你,何况那些杀手看起来并不傻。
 
    人家和你一样聪明,却有无数种手段来干掉你,这就是差距。
 
    杨逸的心里前所未有的开始渴望让自己变得更强,至少,他要会用枪,至少,他要能打过凯特才行吧。
 
    至少,要在别人要杀自己的时候,活下来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。
 
    原来杨逸对提高自己的硬实力的态度并不是很迫切,但现在却变得极为强烈,踏入间谍这个圈子就是生死游戏,别管是什么商业间谍还是别的什么间谍,间谍就是间谍,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人来要命的。
 
    脑子里快速闪过了几个念头,确定了自己必须要变得更厉害,至少要掌握一个间谍最基本的技能,杨逸就不再想这件事情,决心已经下定,剩下的就是将来如何实现的问题了。
 
    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活下来,变强也是活下来之后才会考虑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杨逸拿起了珍妮的电话,把卡迪普尔的电话拨了出去。
 
    电话迅速接通了,然后卡迪普尔急声道:“珍妮,为什么不接电话?快躲起来,出事了!珍妮是你吗?”
 
    卡迪普尔的语气非常急迫,但他很快就转为了警觉的语气。
 
    杨逸思索了片刻,低声道:“我是罗斯,珍妮死了,现在我和凯特在一起,我们现在都很危险,有人要杀我们,杀我们所有人,你在哪里,我们现在最好在一起。”
 
    卡迪普尔沉默了片刻,然后他低声道:“你让凯特接电话。”
 
    杨逸把电话递给了凯特,凯特接过电话,没说话先哭了起来,然后抽噎着道:“我妈妈死了,卡迪普尔,有人杀了她,我们还和那个杀手碰到了,罗斯受伤了……”
 
    杨逸一把又将手机夺了回来,然后他沉声道:“你在哪里?”
 
    “帕丁顿火车站附近。”
 
    “等我们,见面之后再说。”

欢迎转载线上现金牛牛-网上现金牛牛-现金牛牛886655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线上现金牛牛-网上现金牛牛-现金牛牛886655 » 但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眼神也已经涣散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